股票分析师就读学校:電影節海報_Voicer

安徽新聞 / 來源:Voicer 發布日期:2020-08-01 熱度:181C
敬告:本站部分內容轉載于網絡,若有侵權、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適宜之處,請聯系我們,本站將立即刪除。
聯系郵箱:2876218132#qq.co m
本頁標題:電影節海報_Voicer
本頁地址://www.414515.live/55075-1.html

2007股票分析软件 www.414515.live 文章來源:Voicer
原標題:北京電影節海報設計師:“我們也沒想到會被罵成這樣”






  Film Festival /

受疫情的影響,已經記不清上一次進電影院是什么時候了。所幸最近各地的電影院都開始陸陸續續復工,電影節也再次重啟。


北京國際電影節的完整片單尚未釋出,一張先導海報卻率先登上了熱搜。微博上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奇景”,人人都化身平面設計師,為字體和排版進行激烈辯論。


對于這一切,這張掀起軒然大波的海報背后的設計師們又是怎么看的?


第十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先導海報



最近幾天一張北京電影節的海報引發了前所未有的激烈討論。相比對上一屆北京電影節海報一邊倒的批判,這一次大眾對這張海報的意見卻呈現出極端的兩極分化。


人群像摩西分紅海一樣分為涇渭分明的兩派:一派認為,這張海報的設計語言非常當下,甚至代表平面設計的未來;另一派則認為這張海報未經雕琢,簡直像業余的學生作品。
這或許是我們印象中第一次看到平面設計進入了公共討論的領域。網絡上的評論雖然充斥著大量“好、壞、美、丑”式的簡單判斷和情緒宣泄,但也有許多人開始認真地討論海報設計的標準和范式,這樣的討論本身其實就是一件難得的事。
Voicer在事件發生后第一時間采訪了北京電影節先導海報背后的設計師團隊“立入禁止”,意外爆紅是一種什么樣的感受?

劉治治 & 迷盒
劉治治 / 著名平面設計師,立入禁止&拂一個山坡聯合創始人。2003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設計學院平面設計系。2010年至今任中央美術學院講師。2003年與廣煜、何君建立 MEWE設計聯盟,2007年與廣煜重組吐毛球工作室,2015年重組立入禁止。設計作品曾獲東京字體指導俱樂部提名獎(2004—2009年),紐約國際藝術指導俱樂部優異獎(2005—2006 年)。2010年成為 AGI(國際平面設計師聯盟)會員。
迷盒 / 曾擔任《新視線》資深設計師及編輯、The New York Times Science Times中文版創意總監、The New York Times中國區藝術總監。2011年創辦獨立雜志《Cover》。2013年加入吐毛球平面設計,2015年與劉治治重組立入禁止工作室。Editorial design偏好者,極盡以設計傳達更多信息。
立入禁止 / 于2015年重組,成員由設計取向完全不同的創意人組成,他們從事平面設計、插圖、交互界面、出版、策劃展覽……幾乎涵蓋了平面設計的所能接觸到的方方面面,藝術、時尚、產品、建筑、媒體、互聯網、音樂、文學、教育等, 具有極強的跨域性。




立入禁止官網:studionaeo.com

 Q&A 
VOICER x 立入禁止
Voicer:你們當時接到北京電影節項目的時候,官方的要求是什么樣的?
立入禁止:首先要先明確一點,現在這張海報是先導海報,不是主海報。雖然我們當時是按照主海報來做的,但是電影節可能還是希望有一個在視覺上更受官方認可的主海報。所以大家在微博上特別踴躍地評價我們做的這張先導海報,其實有點兒把勁兒使過了,希望大家可以等到主海報出來的時候再踴躍。
其實北京電影節主辦方對我們很尊重,在設計過程中也沒有太多的修改。在做設計之前,他們提出一定要有風車,因為他們的主標是風車;希望有天壇,因為風車和天壇有風調雨順的含義;另外希望光感、色彩上能夠有電影的感覺。


?




?
所以基本上他們沒有什么太大的修改,尤其動態海報上,沒有提什么具體的意見。網上有的設計師朋友們幫我們說話:哎呀,肯定是被甲方欺負了!,但其實也沒有。甲方有要求,我們作為成熟設計師,肯定不能忽略他們的要求。所以網上說這次的海報是電影節甲方逼迫的結果,是完全不實的。





立入禁止設計的北京電影節海報室外效果圖


Voicer:有沒有預料到這張海報會掀起巨大的討論?
立入禁止:誰也沒有預計到一張先導海報會上熱搜,我們也沒想到能被罵成這樣,“公共領域的冒險竟然是如此危險”。我們就在想,大家的反應為什么會出現這種兩極分裂?
設計圈的朋友們都說耳目一新,今天還有設計師朋友說我們是跨時代的設計,這張海報會變成一個新時代的設計標準,但其實并沒有。時代不是線性的,有時折疊、有時撤回、有時跳躍,現在看起來更多是跳躍著撤回。
罵不罵其實無所謂,你做的東西是一個進入公共領域的東西,被罵不是很正常嗎?沒有引起爭論的話也挺沒意思的。但我們會去想這些爭議的原因。好多人都沒有意識到,電影海報其實有一個特定的范式。


許多電影海報的字體都做成書法體或者金屬效果


就拿別人攻擊這張海報最多的部分來說,很多人說這個字怎么沒有設計,怎么就用了黑體字,排版也很奇怪。為什么他們會說這話,是因為他們看到的大多數電影海報字體都是書法體;不然就是古裝大片海報里常見的那種經過制作的三維字體,把文字都設計成金屬質感。他們會認為這樣才算是設計,如果你只用了黑體字,那就是沒有設計。

還有一點就是大家覺得這張海報里沒有高科技的炫技感,也沒有很多電影海報里會出現的明星大頭、劇照之類的圖像。所以他們就會覺得:這個海報怎么和我期盼的電影節海報不一樣?人們就會因為這種不一樣而產生排斥、恐懼、厭惡、焦慮……也就說其實這并不是一個美不美的問題。雖然電影海報設計是平面設計的一個分支,但它們確實是兩種語言。平面設計的語言和電影海報設計的語言之間的不對位才造成了這一次的爭論。不在對位關系之中,就無法構成討論。



字母和天壇寶頂上的交疊細節


很多人說:“這海報做得跟學生作業一樣,不會排版,天壇寶頂上的圓球和Film的字都疊到一起了,也不好好處理一下,我們強迫癥看著很難受?!蹦咽苣薔投粵?。我們的平面設計就是讓強迫癥看得特別難受,來探索視覺的可能性,這本來就是我們的設計語言。你會發現別的地方是沒有重疊的,這其實是我們在設計的時候做的一個小心思,只是在這兩套語言的不對位之下,這種小心思變得無效了。
設計師們看到這種重疊就會覺得這肯定是故意為之,但是沒有受過設計訓練的人就會覺得別扭,這個交疊就變成一個攻擊點了。網友說我們不專業,空出位置都不會嗎?我們會呀,我們這些人當年都是做文字設計出身的呀。十幾年前我們就做過這么多標題字體的設計了。
過去的平面設計會追求更顯而易見的“設計”,比如比較花哨的變體、特效;到了現在平面設計的大趨勢是用排版字體來做標題,回歸無裝飾的、安靜的、甚至是特別粗野的狀態,這是最當下的,Helvetica做一切嘛。但是這種潮流和電影海報這個領域之間是有很大的鴻溝的。在電影海報設計的領域大家就覺得你沒有做金屬字,沒有做特效,你就是個騙子。我們也沒有辦法辯解,不可能去微博上和網友一個一個解釋吧。
打個比方,時尚界已經穿老爹鞋穿了五六年了,但是你到了一個地方,那里的人們還在流行穿小白鞋。我們如果在這樣的地方設計老爹鞋,他們肯定會說你們怎么設計了一雙1980年代流行的鞋子?
雖然我們一直想在公共層面上和大家展開討論,但是中國現在的狀況是:每一撥人都守著這一撥人能理解的范式來排他。人群不應該自我封閉。我們做了一個試探,能不能把平面設計最當下的語言運用到其他行業呢?結果是我們發現:在當代藝術界、音樂界、媒體界、時尚界都沒問題,到了電影界,就遇到問題了。

北京電影節系列海報


Voicer:設計行業的審美標準和普通大眾的平均審美一直以來都是有很大差異的,這一次在公共領域的討論可能會把這種差異無限放大了。你覺得這樣的脫節是一種可以改變的狀態嗎?或者說你們有意要改變這種脫節嗎?
立入禁止:就是要有脫節呀,要不然怎么改變呢?如果我們現在做出一個大眾都覺得喜聞樂見的東西,那就沒有任何的可能性了,我們就全被淹沒了。
而且何為“大眾喜聞樂見”?這也不好說,這塊大眾和那塊大眾還不一樣呢。羅素說“須知參差百態,乃是幸福的本源”,參差百態才是萬物該有的形態。所以這個脫節,反而是提出了一個問題。好的平面設計是提出問題的,如果只作為裝飾服務于大眾,我們的工作就變得沒有意義了。
大家起碼愿意為了一張海報去討論、去思考,這是一件挺好的事兒,總比討論一些莫名其妙的八卦要好吧。比如我現在解釋說寶頂的球被字壓著其實是一個概念,這個解釋說出來之后,如果有一兩個人恍然大悟,那就是一件很好的事。



立入禁止為海報設計了許多衍生方向


Voicer:當時設計天壇的時候,是為什么會設計成這樣一層一層的形式?
立入禁止:今年是北京電影節十周年,我們的概念就是主打“十”這個漢字,拿這個漢字做成風車,風車轉得比較快的時候,就會變成一個圓,然后我們就拿十個圓形“鏡片”去組成了天壇。十個鏡片堆疊在一起,其實是鏡頭里的結構。比如說徠卡曾經出過一個非常著名的鏡頭Summicron 35mm F2,這個鏡頭在日本就被稱為“八枚玉”。所以說我們設計的天壇就是由一堆鏡片組成的,從天壇望出去就相當于拍電影,是這個意思。
?


立入禁止將漢字“十”做成風車??


?我們在做的時候不僅有動態的,還把它做成了三維靜態,現在發布的這張海報,只是截取了動態海報其中一幀,并不是我們最終的靜態海報。動態海報motion graphic在國際上是一種趨勢。

Voicer:北京電影節的主辦方是怎么會找到立入禁止的?
立入禁止:很多年前北京電影節舉辦了一個海報征集的活動,在征集前就請劉治治辦了一場講座,講一講海報設計,就這樣和北京電影節主辦方認識了。他們就一直希望我們來給他們做海報,負責人特別誠懇地邀請了我們很多年,我們一直推脫,直到去年實在是有點兒不好意思了才接了下來。
去年的海報被罵成這樣,所以我們當時也就做好準備,今年的海報不管做成什么樣都是會招來評論的。
人如果想參與到討論里,或者是宣泄情緒,那就不會去序列地想問題。比去年海報做得好,太容易了。如果有人夸我們這個海報做得比去年那個好,聽著也像罵人。




北京電影節海報衍生品效果圖
Voicer:你們給自己的這次海報設計打幾分?
立入禁止:百分制嗎?那就難了,93.5吧。我覺得這張海報在我們所有的作品里面也能打到在80分以上。因為它的限制其實在那兒,又要風車又要天壇,在一個畫面里我們無法表達,那就只能做動態的,動態怎么變,怎么轉場,其實背后有很多思考。這張海報在我們以往的作品里可能不能算是最好的,但它是非常符合要求的。

Voicer:有人說你們這次做的海報特別亞(文化),你們怎么看?
立入禁止:這個可真不算亞,我們做得亞的可亞了。再說了亞不是挺好的嗎?北京電影節本來高高在上,我們就是要亞它一下。



北京電影節系列海報衍生效果圖


Voicer:這么多評論里你覺得最可笑的一條是什么?
立入禁止:“這是拿PPT做的嗎?”
大家還是在關心所謂的“技術”使用的時長和費工程度。如果一張海報看上去非常簡單,他們就覺得不行,沒使勁。其實客戶也是這個問題,我們最早做的動態海報特別簡單,沒有五彩繽紛的顏色,就是特別簡單的純色,也給他們看了柏林電影節今年70周年的主視覺,他們還是覺得沒有技術含量,所以我們才慢慢地引入了這些色彩變換。
我們還看到一條評論特逗,說海報最關鍵的是要留白,周邊的文字要圍繞圖形,尤其右上角文字壓圖,更是大忌!這還弄出平面設計風水學了嗎?

Voicer:這件事情出來之后,Voicer的設計師就有一個感慨:如果大眾看不懂設計師們做的設計,那很多時候就不知道自己工作的意義在哪里了,她會覺得有一點困惑。
立入禁止:真正的公眾其實和你無關,你仔細想一下,你做一個設計只是服務于兩部分人,一個是實的,你的甲方;一個是虛的,也就是可能的觀眾。不會再有第三個人。
就像廣煜說的:“高品質是稀缺的,低品質是常態。挑釁是幾乎不可能被接受的,會被理解為比低品質還要低?!?/span>
比如說這張海報,在局部上我們解決了幾個問題。風車?有了。十年?有了。天壇?有了。鏡片暗示鏡頭?有了。動態海報里,風車是白色的,底色是彩色的,轉換之后天壇是彩色的,底色是黑白的,象征電影從黑白到彩色的技術轉變。我們解決了所有這些問題,就問心無愧了。


?????

“害!”
掛斷電話前,劉治治用這個語氣詞結束了整個采訪,似乎微博上的硝云彈雨于他并不重要。迷盒也開玩笑說:“要找我們做設計嗎?上熱搜那種?!憊擦煊蛑械鈉矯嬪杓?,需要立入禁止這樣的“挑釁者”,而他們也擁有“挑釁者”必備的堅強心臟。
審美是一件高度私人化的事情,這本身無可厚非。但在看到陌生的設計風格之后就武斷地將其定性,甚至是冷嘲熱諷,這不是一種開放包容的態度,也不是一個利于審美向前發展的環境。希望下一次平面設計再次進入公共領域的討論時,我們可以找到更合理的討論方式。
撰文 - Pas_de_Panique
圖片 - 立入禁止
Presented by

 - ABOUT VOICER - 
創意內容品牌、在線雜志VOICER
致力于分享生活和設計之美
 - SAY HI - 
hello[a]voicer.me
????

論壇
  閱讀原文
支持0次 | 反對0次  
  用戶評論區,文明評論,做文明人!

通行證: *郵箱+888(如:[email protected]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