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铜业股票分析,2018:著急!“恐怖郵輪”634例確診,近千人已下船,日本卻沒強制隔離…

理財新聞 / 創業財經匯 來源:創業財經匯 發布日期:2020-02-22 熱度:116C
敬告:本站部分內容轉載于網絡,若有侵權、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適宜之處,請聯系我們,本站將立即刪除。
聯系郵箱:2876218132#qq.co m
本頁標題:著急!“恐怖郵輪”634例確診,近千人已下船,日本卻沒強制隔離…
本頁地址://www.414515.live/41172-1.html

2007股票分析软件 www.414515.live

提示:親們,有什么觀點和看法,歡迎在末尾評論區留言,參與是一種美德,表達是一種進步。很多讀者都養成點贊的習慣,如果寫得好,望大家閱讀后,在右下邊“在看”處點個贊,以示鼓勵!


來源:書單(ID:BookSelection)


除中國以外,全世界哪里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最多?


韓國?新加坡?


都不是。正確答案,是在一艘五星級郵輪上,它叫“鉆石公主號”,此刻正停在日本橫濱港。


截至2月20日,“鉆石公主號”上已有634例確診,兩名患者已經死亡。


這艘船上有3700多人,而且從前天開始,已有近千名乘客陸續下船,然后乘坐公共交通,各自散去,就像水滴匯入大?!?/span>


看到這,你是不是感覺到事情有些麻煩了?


實話說,書單君心里有點慌,要知道,目前日本的防控力度遠不如中國,而東京奧運,就在5個月后……



“完美”的病毒傳染所

 

一切得從一個月前說起。


1月20日,載有3711人的“鉆石公主號”郵輪從日本橫濱出發,準備開始為期15天的亞洲行程。

 

但一位80歲的香港乘客打亂了這個計劃。

 

2月1日,這位提前下船的香港乘客確診感染新冠病毒,郵輪被迫中止旅行,提前返航,在橫濱接受了日本厚生勞動省的檢疫,全體乘員從2月5日起,開始為期14天的隔離。

 

這次被迫的集體隔離,成為了“郵輪噩夢”的開始。

 


首先,郵輪的環境十分不利于傳染病的隔離。


郵輪里有1335間客房,靠窗的房間還能開窗通風,但很多沒有窗戶的內艙房只能靠中央空調,才有新鮮空氣。

 

就像哈佛大學免疫學教授埃里克說的那樣:“這是一個封閉的環境,是一艘船,是傳染病傳播的完美場所。

 

其次,船上80%%u4EE5上的乘客,都是60歲以上的老年人,其中很多都有基礎疾病,攜帶的藥品只夠原來的旅行周期。


一邊是傳染性極強,看不見摸不著的病毒,一邊是在密閉空間里,抵抗力很差的老人。

 

無論怎么看,這個局面都對乘客十分不利,快速升高的確診人數也印證了這一點:


第一天隔離時,確診人數只有10例 ,十四天隔離結束后,確診人數已經到了542例。

 


為了找到感染人數迅速上升的原因,神戶大學感染癥內科教授巖田健太郎,在2月18日登上了“鉆石公主號”郵輪。

 

作為專業的防疫專家,他知道如何預防病毒,所以之前參與抗擊埃博拉病毒、SARS病毒的戰役時,也從未感到過害怕。


但郵輪的情況,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而且,這次在工作了僅一天后,他就被逐出了郵輪。


巖田教授回家后,先是心有余悸地進行了自我隔離,然后把他在郵輪上的觀察錄成了視頻,放在了推特上。



這個名為《鉆石公主號郵輪是病毒制造機》的視頻,引起了軒然大波,全世界的目光都被這座郵輪吸引。



病毒制造機?


針對郵輪上的問題,巖田教授主要提到了以下幾點:

 

一、正常情況下,疫區會劃分出“綠區”(無病毒的安全區)和“紅區”(有病毒的危險區),人們在“紅區”穿著防護服,到了“綠區”就可以脫下。

 

但是鉆石公主號上的“綠區”和“紅區”已經混在一起,人們不知道哪里是安全的。這樣,防護設備的穿戴就失去了作用。

 

二、之前參加防疫工作時,一個大前提就是有效的?;ぷ約?,但現在,去郵輪上工作過的人員——DMAT(災害派遣醫療隊)的職員和厚勞省檢疫官已經查出PCR核酸陽性。

 

巖田教授錄制這個視頻,是希望讓更多人知道“鉆石公主號”的真實狀況,迫使日本政府作出改變。

 


當然,因為在郵輪上工作的時間很短,有些信息可能不太充分,日本官方針對這些問題也作出了回應。

 

比如,郵輪上“紅區”和“綠區”的劃分比較清楚,事先也向大家有詳細說明。但郵輪上有 3700 多人,不能像醫院那樣做到絕對的區域隔離。

 

尤其是負責送飯、清潔的船員,不能穿著防護服向乘客提供服務,的確有在兩個區之間往來的問題。

 

不管郵輪上的狀況如何,現在,一個更重要的問題擺在了日本面前:

 

2月19日,隔離期結束,首批500名檢測為陰性的游客已經陸續下船。

 


從早上11時開始,碼頭上載著這些乘客的巴士,就發車駛向了各大車站。乘客到站后可以乘坐公共交通,各自回家。

 

厚生勞動省強調,之后幾天會通過電話確認大家的身體狀態,但沒有要求他們接著在家隔離一段時間。

 

這個決定非常讓人困惑。

 

因為在郵輪上,各國陸續開始的撤僑工作中,都要求這些乘客另外再進行14天隔離。

 

很多專家也對日本的做法提出了疑義,英國東英吉利大學教授保羅?漢特表示:

 

“我估計乘客沒有與他人有效隔離開。鑒于病毒仍在繼續傳播,我們只能推測每個下船的人都可能是潛在的感染者,因此必須再進行兩周的隔離?!?/span>

 

很多日本民眾也非常擔心:


(昨天又有88人檢測為陽性,今天就讓大家下船做公共交通回家,這做法實在是太奇怪了。而且據說沒有外出限制。哪怕是陰性也請隔離14天吧。拜托了不要出去購物不要去上班。)


從媒體對下船乘客的采訪中可以看出,日本民眾的擔心還是有道理的,因為有些人居然直接約朋友去了壽司店……



既然國內外都是反對的聲音,那日本為什么不強制隔離呢?


其實這個問題并不局限于郵輪本身,日本所有新冠肺炎的接觸者都沒有強制隔離,而且對疫情的重視程度也很不夠。



日版“萬家宴”

從1月14日發現第一例確診患者以來,截至2月19日,除去在游輪上被感染的患者,日本國內已有86人確診感染新冠肺炎。

這與日本政府早期對疫情反應遲緩,沒有采取足夠的措施有直接關系。

雖然部分大型企業已經開啟了居家辦公模式,日本各所高校的入學考試也對考場進行消毒并要求學生必須佩戴口罩,但日本政府起初僅僅是呼吁群眾不要聚集,并沒有發布強制性政策,所以很多大型活動依然照常舉辦,疫情防控主要靠群眾自覺。

比如2月15日,日本本土確診病例上升至41例,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在記者會上承認,新冠肺炎已事實上開始在日本流行,國內已有多達5個地方出現了與中國無直接關系、且不知感染途徑的確診病例。

然而,就在記者會召開的當日,約一萬名男性依舊聚集在日本本州島岡山縣參加一年一度的“岡山裸祭”節。參與者近乎赤身裸體摩肩擦踵,擠在一起競相爭搶代表著好運的寶木。

節日主辦方雖然放置了消毒洗手液,但裸男們并沒有帶口罩,場面令人擔憂。

當天還是東京奧運會圣火傳遞彩排日,通過現場的圖片可以看到,彩排中的火炬手們和部分圍觀群眾也沒有佩戴口罩。


發布會的第二天,日本全國11地舉行了馬拉松大賽,共有近10萬人參加,盡管組委會給參賽者們發放了口罩,賽道上依然可以看到沒帶口罩的人。

其實,即便戴著口罩參賽,哈氣和液也罩,使防范作,無法避免病毒傳染的風險。


直到2月17日,日本政府才開始真正有所動作,取消了一批包括天皇生日的民眾朝賀和姬路城馬拉松在內的活動,縮小東京馬拉松的規模,殘奧會Boccia測試賽也將在沒有觀眾的情況下舉行。

疫情擴散的當下,一場場大型集體活動,猶如翻版的百步亭萬家宴,活動現場的人歡天喜地,看的人卻十分揪心。



不能“強制隔離”的日本


比大型活動照常舉辦更讓人感到迷惑的是,日本防疫機構對確診病例密切接觸者的無視。


上周,日本TBS電視臺采訪出現震撼一幕,一名出租車司機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接到保健所的電話,被告知確診核酸檢測結果為陽性,需要住院。



然而這一切,要從他的同事A說起。


2月3日,出租車司機A被確診感染新冠肺炎,其岳母在此前也被確診并于13日病逝,成為日本國內首例死于新冠肺炎的患者。


隨后政府通過追蹤A的密切接觸者,又確診了9名病例,并發現他們在1月18日都同A一起參加過出租車公司的年會。


于是與A有過密切接觸的100多人都接受了病毒檢測,大多為出租車司機,電視里采訪的那位便是其中之一。


由于在檢測結果出來之前,政府并沒有對他們進行隔離,出租車公司也沒有做出明確限制,未出現發熱癥狀的司機們就繼續上班了,最終導致了電視節目中的那一幕。



實際上,目前對于所有未確診和沒有納入疑似病例的密切接觸者,日本政府都沒有采取隔離措施,不僅沒有隔離,也不會公開確診患者的行動路線。


而日本政府這樣做的主要依據,是法律。


日本現行的《傳染病法》和《檢疫法》將傳染病分為5級,1級為最嚴重,5級為最輕,針對不同級采取應對措施,對于新冠肺炎這樣的新發現疾病,會根據眾議院表決臨時指定級別。


早在1月28日,日本眾議院就已經參照非典時期的做法,將新冠肺炎列為“指定傳染病”,參照2級傳染病防疫。


但依照2級傳染病防疫的相關條例,政府只對確診患者及有發熱癥狀的疑似病例進行隔離。


這無疑是個很大的漏洞,我們都知道,新冠病毒非?!敖蘋?,不僅潛伏期有傳染性,無癥狀感染者也不少見,如果他們依然可以自由活動,勢必難以徹底阻斷疫情傳播。


疫情當頭,看著日本這波氣定神閑的騷操作,書單君不禁隱隱擔心。


日本政府面對疫情之所以鮮少推出強制性措施,主要是基于新冠肺炎相對較低的死亡率。


然而,新冠肺炎真正的難點在于防控,且對有基礎疾病的老年人是高風險威脅。而在日本社會老齡化嚴重,65歲以上的老人占到了總人口的四分之一,很多依然參與著社會工作。


據《日本經濟新聞》,日本全國只有大約1800個傳染病專用床位,如果疫情蔓延開來,后果有點不敢想。


更重要的是,在5個月后,東京就將舉辦奧運會,來自世界各國的運動員將涌入日本……


中國的疫情防控,動員了幾乎全國的醫療力量,才剛剛開始出現轉機。而日本的防疫形勢,卻讓人不由得揪心。


日本民眾和機構給中國捐贈了大量物資,我們在得知日本檢驗試劑不足時,也立即捐贈了大量試劑盒。


在病毒面前,整個人類都是命運共同體,何況一衣帶水的中國與日本。


由于兩國間密切的人員交往,如果新冠肺炎在日本爆發,不僅將再次對中國形成防疫壓力,也很可能會產生世界性影響。


只希望這樣的后果,千萬不要成為現實。


主筆 | 燕妮 清涼油  編輯 | 黑羊


微信改版了,之前點贊是點,現在是點右下角的“在看”,希望各位朋友看完后點“在看”,以示鼓勵,堅持是一種信仰,專注是一種態度。


喜歡本文的親們,

請在頁尾留言,點在看,轉發哦

論壇
  閱讀原文
支持0次 | 反對0次  
  用戶評論區,文明評論,做文明人!

通行證: *郵箱+888(如:[email protected]

{ganrao}